二、高中的小故事

今天漸雨在來學校的路上,看見一個手中拿著一本書的人,下一秒她跌到了但沒有人扶她起來,但有人要拉她起來時,她搖搖頭好像說了一句『不要扶我』

那人只見她慢慢站起,一步一拐的扶著牆走去,那人明白她不想要麻煩他人只問一句

『妳的東西要我幫你拿嗎?』

『可以嗎?謝謝,這個袋子就好了』

『嗯~』

。。。。。。。。。。。

%車裡%

『漸雨你在看什麼』

『你看~』漸雨指了指外面

『那個人是傻子嗎?腳都受傷還背那麼重的包包』

『嗯~還不要別人幫助』

。。。。。。。。。。。

漸雨他們來學校時,班上的同學還是熟面孔可是有三個沒見過的女同學,在其中有個是在來的路上那個傻子

『漸雨你看,是那個傻子』儒風指了指冰姬

『對啊~』

此時老師走進來,將手中的名冊放下後點了三個人上台

『岑艾原、眀裕汪、于冰姬,你們上來,先自我介紹一下』

『你們好,我叫岑艾原,是位漫畫天才』艾原高傲的說

『嗨~大家好,我是裕汪、眀裕汪』裕汪像一個孩子一樣,用力的揮著手

『大。。。大家好,我是于冰姬,一個小說愛好者』冰姬一臉不安的看這地上

『這三個,從今年加入你們,要好好和她們相處』老師說完後就走出去了

突然,有人的手機響了,冰姬急忙的接起,她接聽了後興奮的跳起

『啊!!!!,好痛我的腳』她跳起後跌坐在地上

『你沒事吧?』漸雨輕輕拉起冰姬,將她送去醫護室

  在一邊看著的儒風,心中莫名的有一團火,這時的他心底有一個聲音迴盪,「漸雨是我的,他只能關心我一個」,但他不知這是什麼感覺,送人到醫護室的漸雨感到一陣冷顫,將冰姬放在醫護室就回去

『你!。。。老師好』坐在椅子上的冰姬

『于小姐,我想你不是扭傷』

。。。。。。。。。。。。。。。

&&&&&&&&&&&教室的分隔線&&&&&&&&&&&

『拿去,鑰鉂今年還是同一間』儒風將他手中的鑰鉂拿給漸雨

『我問你,父親他們是不是希望我們主動要求結婚』漸雨扶額

『。。。。。。。。』

『大家都拿到了?還一把誰去拿給于冰姬』班長拿起桌上的鑰鉂

『我去』漸雨自告奮勇的說

但儒風卻一把將漸雨拉走,班長嘆了一口氣,看著遠去的兩人

『欸~誰要拿去』

『我~』艾原舉手

『我去可以嗎?』裕汪跑了過來

『她在醫護室,謝了』班長走回宿舍

~~~~~~~~~~~~~~~醫護室的分割線~~~~~~~~~~~

『祤、雲豹,謝謝你們來看我』冰姬坐在床上對床邊的人

『冰姬你不過扭傷罷了,又不像我是骨折』雲豹說到

『你不要嚇她了,不過你真的站不起來』祤有點不相信

『我本來只是扭傷可是因為我跳起來一下就韌帶發炎。。。』冰姬將頭低下來

『那是你自作自受!!!』祤、雲豹同時吼道

『我們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祤和雲豹露出一副「真是受不了你」,雲豹一邊搖著頭一邊走出去,祤拍了拍冰姬的肩並說道

『冰姬~好好休息,明天不准遲到』兩眼瞪著她,黑臉並發出黑氣

冰姬心想:我是不是忘了作業,還是我。。。。。

~~~~~~~~~~~~主角房間的分割線~~~~~~~~~~~~~

被儒風拉進房中的漸雨甩開儒風的手,儒風又用力拉住他的手

『你今天是怎麼了,我不過是想關心新同學』

『漸雨~不要去管她,我才是你要關心的人』儒風一手環上漸雨的雙肩,雙唇貼近漸雨的耳畔輕聲說道

『儒風~你發燒了?』漸雨突然一手摸上儒風的額頭

『。。。我問你,你喜不喜歡我』就像孩提時問過的話語,儒風一臉認真的問道

『我。。。我不知道』漸雨不知所措的別過頭

『。。。。,我告訴你,你是我的!!!』儒風轉身就走

今天儒風和漸雨躺在床上一晚未眠

漸雨心想:儒風我不是不愛你但我沒辦法看到受傷的人而不去幫她

儒風心想:為什麼不回答我,明天我找個女人玩玩,放鬆放鬆

~~~~~~~~~~~~~幾天後的分隔線~~~~~~~~~~~~~

美術院:

 

『欸~你說儒風漸雨他們又吵架了』同學A小聲的問道

『有可能,啊~老師來了』

。。。。。。。。。

儒風今天四周一直發散黑氣,從小與儒風一起長大的南門雲跑到旁邊開始戳他但越戳越過分,儒風終於爆發了對南門雲大吼一聲

『不要鬧了!!!!』

『儒風你是不是又跟漸雨吵˙架了,來~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南門雲說完就拉著儒風往外走

 

電子院:

『唉~我昨天是不是太過分了,儒風不過是跟女人去玩得比較瘋一點』漸雨看著窗外喃喃的說

 這時儒風入了目但南門雲吻上了他的側臉,看見此景的漸雨突然一陣酸味湧上心頭,儒風也沒有反抗

『原來他不愛我』

下課鐘響~~~~~

文學院:

『好無聊喔~』冰姬仰天大嘆

『無聊?你去寫作啊~』

『祤~我。。。,哪是我班上的,我過去看看』

 冰姬推著輪椅往漸雨的方向行去,在設計院那停下,漸雨坐在樹下緊閉雙眼,突然間一個聲音呼喚他,他睜開眼看見一個坐在輪椅上的女生

『你怎麼了?』冰姬小聲的問道

『不關你的事~』漸雨別過頭

『冰姬上課了,老師說明天要交十首詩出來』祤將冰姬推回教室

『喔~老師出難題,題目是什麼』冰姬開始發難

。。。。。。

下午:

『冰姬,今天的體育課你可以上嗎?』她的班導擔憂的問道

『我只能說不行,我還要休息一兩天』冰姬無謂的聳肩

『那你回宿舍休息,鑰鉂有拿到嗎?』

『有』

回到宿舍的于冰姬看見了中午遇見的人,漸雨回頭一看儒風在他的身旁

『儒風我們。。。』漸雨欲言又止的模樣讓儒風感到怪異

『你要說什麼,我們今天還要接見父母,不要讓他們擔心。。。』

『不好意思請問你們要進去嗎?』冰姬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而這時裕汪和艾原來到校舍門口

『喂~我說于冰姬可不可以不破壞著美好的畫面』艾原首先發話

『嗯~我有同感但他們不讓開我怎麼我進去』冰姬都曩著嘴

『冰姬你不是一個A嗎?』裕汪看見冰姬的神情驚訝問到

但冰姬已經不見了,艾原也回到校舍【K555】房,聽到冰姬在房中喃喃到

『漸雨身上沒有任何氣味,難道他是還沒覺醒嗎?』

『原來你也注意到了,你沒我想像的笨嘛,于冰姬』艾原靜靜的說著

『岑艾原?我看你也是一個A吧,你覺得他沒有覺醒還是隱藏氣味』冰姬一邊打開電燈一邊說著

『艾原、冰姬,晚會要開始了』裕汪走進房說道

『下次再說吧,晚宴的禮服你不會沒有吧』

『可笑~我先回房了』

舞會。。。。

艾原一身白禮服腰間上一只藍蝴蝶栩栩如生的,冰姬一身黑色簡約晚禮服,她推著輪椅進來,裕汪一身粉藍色緞帶裝飾的純白禮服,而我們的主角儒風一身黑色西裝,漸雨而是一身旗袍,漸雨憤怒的瞪了儒風一眼

『葉儒風!!我問你!我的西裝呢?』漸雨生氣的質問儒風

『。。。不要生氣嘛~伯父伯母寄來的本來就是旗袍』儒風輕聲的解釋道

 

『請你過去一趟冰姬小姐,老爺來了』于家管家叫冰姬到陽台

『冰姬你來了,你的腳發生什麼事了』于父驚訝的問道

『父親我的腳已經好了,要不是莉漪叫我不要站久,我也不用坐輪椅』

『。。。那個先不說了,我帶來隱味劑可以隱藏你A的氣味』于父拿出一瓶藥

『我看這不是給我,你有打什麼主意』冰姬一眼就看出他的陰謀

『于老闆~』突然一個聲音插了進來

『回去吧不用坐輪椅了』

 

『冰姬你腳好了』裕汪驚訝的問道

『你哪麼驚訝,岑艾原你看』

『這是白蓮的隱味劑,O專用的高級隱味劑』艾原有些驚訝

『這是我家出的,也可以將A的氣味隱藏』

『真的嗎,喂~冰姬不要不理我』裕汪在一旁被艾原與冰姬同時無視

『要不要這用個』冰姬又拿出一個噴霧劑

『你要做什麼,我可不想跟』艾原拿起一杯香檳

冰姬往裡面噴了一點,艾原一喝發現自己散發的氣味變濃,四周的O都靠了過來

『于冰姬!!你做了什麼』艾原向冰姬大吼一聲

『對不起。。。我。。。我噴了散發劑』冰姬蹲在地上,掉了幾滴眼淚

下一秒又拿了一個瓶子拉蓋子向瓶口吹了吹四周的人散去冰姬才又站起了,艾原好奇的看著冰姬,但冰姬竟然跑到漸雨旁邊

『快讓他吃下』冰姬慌忙得拿出隱味劑

『他為什麼變這樣』儒風質問冰姬

儒風心想:漸雨、漸雨。。。。

『他覺醒了,可能是我害的』冰姬自責的低下頭

 

 

小劇場:

鸑:漸雨到發情期了【奸笑】

冰:我有人群恐懼症,我在這裡會害怕

風:我現在要做什麼

鸑:去標記漸雨啊~

 

創作者介紹

鸑兒雯雯的部落格

鸑兒雯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