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常俊賢!!你!』穿著婚紗的長孫念對常俊賢怒吼道

『小念你不是要我遵守承諾嗎?』常俊賢一臉邪魅的說

『我不想跟你說,我現在就要回去!你們都退下』長孫念揮開身邊的人可侍女卻跪在她的面前

『請您不要讓我們為難,大王說我們一定要為你打扮好否則要送我們去那裡』侍女驚恐的說到

『你們說的那裡是什麼地方』長孫念將她們一一拉起問道

『山鸑組的紅月之谷,小念我想你也知道那裡有多可怕』常俊賢一臉邪魅

並在長孫念的耳邊輕聲說道「如果你不乖乖聽話,可是會讓他們受罰的」

『渾蛋~』

******************空˙幽梅*****************

『我問你,我老姊的行蹤為什麼成謎,夏幽梅』一個坐在椅子上的黑影

『我。。。我被打暈但我有看到她將長孫睿在放密室中』夏幽梅竟然是于媚妻的暗棋

『看來老姊是大意了,我就去她的房間』

于媚妻來到于冰姬的房間,她推開門警鈴響起,可這時五把飛刀飛向她們

『啊!!!』

『發生什麼事了,真是的我不是說過用卡片嗎?幽梅』于冰姬從房間走了出來

『我忘了帶冰姬快阻止保衛系統,求求你』幽梅向冰姬求助

冰姬一個彈指就讓保衛系統停止,可冰姬身後有一個高大的男人他與冰姬互動極為親密

『姬兒~你。。。』高大男人欲言又止的看著冰姬

『等一下,我會解釋的』冰姬小聲的在他的耳邊說道

『梅兒你今天先回去吧,我有事要談,乖回去了』冰姬輕聲的像幽梅說道

※※※※※※※※※※※※※※※金雨賭城※※※※※※※※※※※※※

『念兒,快接電話』長孫睿焦急的說

伊健良坐在一旁悠閒的喝咖啡跟長孫睿成了顯著的對比

『小睿你放心,你妹妹不會有事的』伊健良拍了拍他的肩

『他又不是你妹妹你當然不擔心啊!!』長孫睿對伊健良大吼一聲

『好了~你先坐下,乾著急也沒用啊,你妹她都三個月沒消息了』伊健良將長孫睿壓到椅子上肆意要他冷靜點

『好…吧,電話…響了,喂~小念是你嗎?』長孫睿才剛坐下電話就響了

『嗯~是我,那個…睿哥我要結婚了,你可以來嗎?下星期二』電話中的女聲輕柔的響起,在她的口中說出了一個驚訝的事實

『小念你是開玩笑的吧,我問你新郎是誰』長孫睿一聽只希望這只是玩笑但一絲的理性告訴他這是真的

『常俊賢……小念,我不是叫你不要亂打電話嗎?』長孫念說到一半,常俊賢就將電話拿走了

『喂…喂…喂…小念…』長孫睿在電話中只有嘟嘟嘟的聲音

『我想常俊賢一定是利用了你妹妹的弱點』

…………………

【長孫念這邊】

長孫念在常俊賢半強迫下穿上一件深藍露背晚禮服,常俊賢見長孫念換好就拉著她下樓走到車旁

『上車吧~,要我抱你上去嗎?』常俊賢見長孫念遲遲不上車就作勢要抱她上去

『我只是鞋掉了想去撿,可…我又怕我亂跑你會生氣』長孫念低著頭說著

長孫念心想:機會只有一次,我要想辦法引開常俊賢讓守衛鬆懈

常俊賢心想:念,你也太不小心了吧,不對!念的眼神有問題,她在計畫什麼

『小念~你想逃嗎?』常俊賢將長孫念轉向自己

『你為什麼…這麼猜測』長孫念不知所措的看向旁邊

『看著我,說實話,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處境有多危險!!』

『有什麼危險,我不懂?』長孫念天真的說

常俊賢用手指一個方向,長孫念這時明白他們被包圍

「是誰~俊賢你告訴我,是不是于媚妻」長孫念在常俊賢耳邊輕聲說道

『你…為什麼知道…小念…我…對不起了』俊賢驚訝的說道並用一個手刀打上她的後頸

『俊賢!你…』長孫念暈過去時,本想警告常俊賢不可大意

常俊賢抱起長孫念走進車中,于媚妻的手下見此狀馬上回去秉告于媚妻

『嗚~俊賢~我有事要告訴你,于媚妻她非常瞭解我弱點,她是我宿敵你不要跟我搶』

常俊賢看著長孫念的雙眼,眼中散發決意著讓常俊賢非常擔心

『我知道了,可是…』我不想失去你,常俊賢話說到一半又止住

『可是什麼,怕我受傷嗎?常俊賢你是怎樣?我的實力你不是最了解的嗎?』長孫念質問到

『我…你的血色蓮花不是去保養了嗎?』常俊賢轉開話題,不料惹來長孫念的一陣譏笑

『呵~你…不要說忘了』長孫念輕聲的笑著

『忘了什麼,不要笑了,快告訴我』常俊賢煩躁的問道

.................................................

【舞會】

常俊賢一手挽著擁有碧綠長髮的女人,宴會上的女子忌妒的眼光一向長孫念投來,讓她感到一陣不爽

『我可以離開嗎?為什麼她們看著我?』

『你會怕嗎?』常俊賢調侃道

『哼~』長孫念賭氣的走向另一邊

『俊賢~』于媚妻甜膩的叫著常俊賢的名字,輕輕挽住他的手

長孫念看到常俊賢挽著于媚妻的手,一陣怒火湧了上來,可是在舞會上又不能大打出手,這時燈光暗了下來,一道燈光打到開舞的兩人身上,女的如天仙、如荷花,無法被染上一絲風塵,男的如神靈、如松木,散發著難以接近的氣息,可仔細一看那女孩並非女子而是一個俊美的男子,竹綠的秀髮飄逸在空中

『哇~真美』眾人感嘆道

隨著樂聲男男女女牽起身旁人兒跳起華麗的圓舞曲,長孫念與常俊賢緊閉雙眼隨著音樂跳出世間最哀愁的樂章,只有隨著舞動著腳部才能碰到對方,曲終一個旋轉長孫念回到心愛之人的懷中,燈也漸漸亮起,輕快的樂聲就像他們的心情,愉快又自在的跳舞,舞池中就像只有他們,于媚妻在一旁氣的急跳腳,想直衝道常俊賢身旁,這時她被于冰姬抓住可又甩開了她的手

『放開!我不能看著我愛的男人,抱著其他女人,尤其是她』于媚妻對著于冰姬吼道,甩開她的手

『你知道,他愛的不是妳而是她』于冰姬再度抓著她的手臂並在她耳邊說道

『為什麼!為什麼!!他只愛她!為!什!麼!』于媚妻激動的對於冰姬說道,想把怒火全都放在她的身上

『我不懂妳在執著什麼,世上又不是只有他一個男人,難道妳沒聽過強扭的果子不會甜的道理嗎?』

于冰姬想叫她回頭不要執著

心想:妳只會滿身傷,妳為什麼不懂,世間妳有人愛妳,比自己還多,幽梅就是一個

『哼~妳從小到大有失敗過嗎?對了~妳是天驕之子,妳沒有失敗過,妳能瞭解我的痛苦嗎?』換來的只有于媚妻的反駁

這時主辦人的舞伴發現于氏姊妹,上前打一聲招呼

『嗨~冰姬,妳跟妳妹一起參加常俊賢的接風宴,我記得妳和她關悉不好不是嗎?』

『哼~走開,我的事不用妳管』于媚妻推開于冰姬並吼道

『喂妳~獨鏡!唉~阿睿你是在為之前我做的事來找我算帳的對嗎?』

『妳說呢?』

『我知道你很氣我,可是我...』

『小心!冰姬~』

這時冰姬真正的伴侶推開她,但一個子彈還是打到了她的肩膀,他抱起冰姬輕輕的搖醒她

『冰姬醒醒~我們到家了,我的小懶貓』他親暱點了點冰姬鼻子

『武~你來做什麼,快回去。。。』冰姬話才說的一半又昏過去了

『醫生,冰姬中槍了,子彈還在她肩膀裡』武擔憂的說道

『快把他放平,我們先緊急處理,再去醫院』

醫生快速的將冰姬肩膀上的子彈取出,長孫睿叫住趙武,長孫念見到自己的好友受傷立馬走了過去

『真是穢氣,好好的一個舞會也能中彈』

『真是的,我說你們大驚小怪的,武尤其是你,回去了,念我聽說妳要結婚了,恭喜』

此時于冰姬肩上的傷就像沒出現過一樣,長孫念驚訝的叫住于冰姬

『冰姬!妳給我等一下!喂!』

『武~我們回去了』冰姬頭也不回的拉著趙武向外走

『冰姬。。。』趙武也愣住了

常俊賢將長孫念拉回自己懷中,長孫念驚訝的看著他,常俊賢看著冰姬似乎想到什麼

『小念,她是上一次跑到我家給送解藥的人』

『解藥?她還在研究禁藥,俊賢你一定跟我去阻止冰姬』長孫念拉住常俊賢衣襟說道

『為何,她是正派的藥商啊,藥之魔是她的雙胞胎』常俊賢故意裝傻

『她沒有雙˙胞˙胎,她是我朋友,走!快點』長孫念拉著常俊賢向外走

于冰姬一走到外面就直直的向地上倒去,幸好趙武及時抱住她,身體完全放鬆讓人感覺到比平時還要重

『冰姬、冰姬~醒醒,快醒醒啊~喔~天啊,她昏倒了』趙武拍拍她的臉邊叫喚冰姬的名字

『。。。。』

趙武打了一通電話,叫他的私人管家開車過來,趙武擔憂的看著她,于媚妻在一旁看著

心想:我的計策又失敗了,她不是同性戀嗎?夏幽梅也不能讓他心動嗎?

這時長孫念和常俊賢走向趙武看見昏過去冰姬,長孫念馬上走過去檢查她的脈搏與瞳孔反應

『她的脈搏很微弱,瞳孔沒反應,她現在是重度昏迷的狀態,隨時有可能會死』長孫念檢查後說道

『是什麼原因,我現在怎麼做』

『她是失血過多,帶她去醫院,快去!』

『少爺~』

『快去醫院,冰姬昏倒了』

『是的,少爺』

趙武將冰姬抱上車後直到醫院

只留下一個三角習題

【冰姬與趙武是什麼關悉】

 

創作者介紹

鸑兒雯雯的部落格

鸑兒雯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