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友誼開始變了

『你說這話什麼意思!?』儒風憤怒的問在漸雨身邊冰姬

『不。。。不是的,我。。。我是發情期到了,平時我在午夜才會發作』

『難道是我剛剛的惡作劇,儒風同學你帶漸雨同學回房吧,就算是白蓮的緩解劑也撐不住的』

『等事情結束我再找你算帳』儒風抱起漸雨回房

 

【Q5720】房

『我要怎麼做,你才能不受這樣的折磨』

『儒風標記我吧~』漸雨伸出雙手抱住儒風

『你說什麼』儒風驚訝得目瞪口呆

『儒風來嘛~』

下一秒,漸雨將壓儒風床上一邊輕吻一邊退去儒風的衣物,漸雨舔了舔自己的唇,儒風的看著漸雨慢慢的感到有股熱能要在體內爆發,儒風一個翻身將漸雨壓在身下

『雨~是你自找的,明天下不床,可不要怪我』

在未來漸雨忘不了他與儒風的第一次

【天亮】

『漸雨~醒醒我們要去上課』儒風輕拍漸雨的臉

『嗚~我不去』漸雨揉揉眼說

『漸雨~不要鬧,起來』

『不去。。。』

 這時有人敲了敲門,儒風只好先將褲子穿好,一開門就看見這事的罪魁禍首-于冰姬

『于冰姬~我沒去找你,你還敢出現啊!』儒風雙手在胸前交叉

『我是來送禮的,給你們的,我很抱歉』冰姬將手上的東西交給儒風

可這時儒風故意伸出一隻腳想要絆倒她但沒有辦道還讓他驚訝冰姬是一個阿爾法

『葉儒風~我為我這次的行為向你們道歉但也請你不要故意把我絆倒』

『冰姬~你不要對抗阿爾法,我們能力敵不過他的』裕汪拍了拍她的肩

『。。。。。』艾原一旁觀看著

『我比阿爾法差,裕汪你在說什麼』冰姬慢慢的反應

『冰姬你不跟我一樣是個貝塔嗎?』

『嗯~哈哈哈。。。,我的天!』冰姬聽了裕汪的話,忍不住大笑

『于冰姬也是個阿爾法,儒風是真的嗎?』漸雨驚訝的問道

『我怎麼知道,她身上一點味道都沒有』儒風無謂的聳肩

這時冰姬的手機響了,在這同時冰姬的氣味散發出來了,那是專屬於阿爾法的氣味

『裕汪~你知道了嗎?』冰姬看了手機後對裕汪說道

『不可能,冰姬也是阿爾法』裕汪被嚇傻了

『我會隱藏氣味是因為我有人群恐懼症,我的藥…沒了』冰姬拿著一個空藥瓶,她馬上跌坐在地上

『你怎麼了,起來啊!!』裕汪伸手拉她

『不要碰我!!!不要過來!!!幽梅…爸…媽…嗚嗚嗚…我要回家』冰姬驚恐的後退

『看來她是畏懼自身的力量導致她的自卑』艾原緩緩的說道

『噯~于冰姬。。。我想起來了知名網路作家何薏仁就是你』儒風看著冰姬的臉說到

『我是。。。你們不怕我?從小到大除了我的好友幽梅就屬你們不怕我了』

『誰會怕一個阿爾法啊』

『委員長~你們該去上課了,就算你們來這裡打發時間的也要遵守校規』學生A正義懍然的說

【設計院】

『阿龍~』宇文悔從背後抱住東方龍

東方龍淡定的喝著咖啡,宇文悔繞到東方龍的面前用一隻手指彈了他的額頭

『小悔你就不能讓我好好喝咖啡嗎?』

『你看看人家隘楓對院秋多好,你呢?』

宇文悔指著對面的隘楓他們,哪可是要用親密無間、如膠似漆等話才能形容那樣的場景

事實上。。。

『院秋~你沒事吧』

『沒事』

殷院秋不過是跌倒正好被雷隘楓接住,可腐女社的社員又開始yy了在私下吹起【隘院風】

當事人後來知道時,差點毀了腐女社要不是社長出面交涉後果不堪設想,當然那是後

葉儒風拿著一袋酒,慢慢的走了過來

『小悔~龍~我來找你們喝一杯,我昨晚把漸雨吃了』

『哇!恭喜恭喜,你怎麼突然吃了,你以前不是說你不想逼他嗎?』東方龍問道

『哼~他自願的,這我可沒逼他,是他撲上我的』儒風一臉得意的說

『喔~你們要結婚了,阿龍我們也去結婚吧』宇文悔抱住東方龍

『我才不要,誰要跟你結婚再說了你不是有未婚妻了嗎?』東方龍推開他

『你知道的,我不愛他,愛的是你。。。我開玩笑的啦,我買杯咖啡』宇文悔半開玩笑的說,又有誰能聽出話語中有多少心酸與傷悲,宇文悔回來的時碰到艾原

『宇文悔,你喜歡東方龍?』艾原率先開口明明是疑問句卻是肯定的語氣

『。。。你不要亂說話,我可是一個貝塔,我跟他只會是朋友』宇文悔先是一陣沉默後回道

『喔~是嗎?一陣歐米茄的氣味到傳我的鼻稍上,你的氣味是騙不了人』

岑艾原聞了聞宇文悔身上的氣味,在他的耳邊說道

『你的藥快失效』

。。。。。。。。。。。。

『啊~好無聊,儒風又要我留在房裡』漸雨坐在床上這時聽道一陣敲門聲

『漸雨~是我,于冰姬啦』

『有什麼事,老師說過吧阿爾法是不能來歐米茄的房間的,還有你是怎麼上來的這是五樓』漸雨無奈的開窗,下一秒他一手拿著便當嘴裡叼著雞腿一手抱著黑色的長型物品,樣子非常滑機

『。。。我是要送東西的,我是在玩滑翔翼啊,給你白蓮的藥就當是陪罪,掰掰』將背包裡的物件交給漸雨後又用滑翔翼飛走了,漸雨看著他不經覺得她是一個不像阿爾法的阿爾法其實大家都以為他一個貝塔她本人也是這麼希望的

此時儒風回來了聞道其他阿爾法的氣味便問道

『是誰來過,漸雨你知道的不喜歡房中有其他人的氣味』

『哦~我忘了拿一樣東西,啊!找到了,不好意思你們有看到冰姬嗎?』一位靈空少女檢起手巾問

儒風靜靜的看著她,她是一個自由尚未標記的歐米茄,那手巾上是誰的氣味?

『她的話是去對面樓頂了,你是~』漸雨悠悠的開口

『我是司馬幽梅,是冰姬的未婚妻,謝謝你告訴我』

冰姬就像是知道幽梅一定會來一樣的等著,而漸雨雖然與儒風有了連結他還是不安的想

漸雨心想:我會不會被他拋棄呢?

儒風對他的愛是寵溺?真心?責任?

漸雨不經開始羨慕起幽梅,儒風看著他,明明他是那樣愛著、寵著為什麼他不懂呢?

『走了,我們要回家一趟』儒風出聲叫回他的神智,漸雨回頭時臉上的淚滴落下

『嗯~走吧』漸雨靜靜的抹去的眼角的明珠

回家中~~~~~~~~~~

歐米茄從小就是在家自學較多但有例外,一所歐米茄學院就是為了他們而創立,幽梅從小在這裡上學

而今年與冰姬一起轉來白玫瑰學園,其實冰姬一直在阿爾法學院學習但因為一直沒有辦法融入才轉學

冰姬她從小就像一個瘋子,有時白目有時聰明,幽梅是她唯一的朋友,有時幽梅看見冰姬得意的笑臉但最常看到的是她孤獨又哀痛的眼神,來到白玫瑰學園,她笑容變多了但她還是常翹課,阿爾法學院的她是一個壞學生,不像一般的阿爾法他們一樣是個成績優異的學生,今天她竟然拉上艾原、裕汪去跟蹤儒風他們,艾原一開始不願意但冰姬對她說了一句話

『可能可以看到精采畫面』冰姬在艾原的耳邊說道

她立馬就答應了,誰叫她是腐女呢?

裕汪是被打昏後綁走的,于冰姬真是的暴力

以下是腐女三人看見的場景

誰可以告訴我,她們為什麼要用熱氣球飛去啊!!!!!

【小劇場】

鸑:冰姬你為什麼要用熱氣球

冰:呵~我喜歡啊

鸑:(大吼)可劇組都是我出的,你給省一點!!!

冰姬坐了一個鬼臉後走了,只留下鸑兒雯一個人仰天長嘆

創作者介紹

鸑兒雯雯的部落格

鸑兒雯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