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冰姬被送到趙武的私人醫院,冰姬因醫師們的極力搶救後,恢復了生命跡象但不能說話
『冰姬~你醒了,要喝什麼?我去拿來給妳』趙武見冰姬醒了,走到她的床邊輕聲說道
『。。。』我要一杯卡布奇諾,冰姬動了動唇瓣卻沒發出任何隻字片語
冰姬摸上自己的聲帶,大喊大叫可聲帶都沒有一絲震動,趙武看著冰姬怪異的動作不禁納悶她怎麼了
這時冰姬冷靜下來,開始思考現在她要如何跟外界溝通與為什麼自己沒了聲音這兩件事
『冰姬、冰姬。。。,不要嚇我,妳說話啊~』趙武擔憂的搖了搖冰姬只見她拿一旁紙筆上寫著
【不要吵,我現在發不出聲音,我不會走】
『。。。,妳的聲音不見了!?』久良,趙武驚訝的檢查她的聲帶
『冰姬我們來看妳了,喔~你們繼續』長孫睿與長孫念這時走了進來,從他們角度來看以為冰姬和趙武正在接吻,長孫念驚訝的胡言亂語
『哦~繼續什麼,你們是。。。』趙武回過神來問道
『我們是冰姬朋友,聽說她住院』
【吵死了,武我要出院,我想到為什麼我會沒聲音了】
『冰姬想到什麼了,等我一下』趙武追著冰姬跑了出去留下長孫雙生兄妹在病房內
『。。。。。』長孫氏兄妹互看一眼,無語相對
【長孫念˙婚禮】
長孫念換上一件簡約環頸長裙禮服腰際繫上一條粉藍色的絲帶,裙襬邊上繡著黑玫瑰,心情跟黑色一樣的絕望,愛他的心卻向香檳玫瑰一般真實炙熱
【三小時前˙山鸑組儀式】
常俊賢今天高興可又有誰知道著是一個蜘蛛陷阱,人們一步步走進常俊賢的陷阱,趙武與冰姬來到時,趙武拉住向她搖搖頭說
『冰姬我們不要就別進去了好嗎?』
『為什麼,這裡有機關還是陷阱?』
『是陷阱,死亡陷阱~』趙武一臉凝重的說道
可其他人還是一個個走進去,于媚妻也去了還帶一臉笑意,冰姬和趙武一同給了一個紅包就走了
冰姬擔憂的回頭看了看,見到只有空組走進了那間房間,常俊明吹著口哨走了過來向于冰姬說
『冰姬姊你們怎麼了,會場在對面啊,你最好不要管山鸑組之事~冰姬姊請~』俊明一開始還吊兒朗當的說下一秒就口氣轉冷
冰姬回頭時長孫念走進那個修羅場,房中就是同心圓一層層的牆就像是遊戲中一階階的關卡,越往中心走就越危險,長孫念輕聲說
『對不起,現在請你們去死』長孫念舉起槍說道並落下一滴淚
(第一層:小弟、傭人)

長孫念帶上防毒面具,就手中的毒氣彈裝上銀狐之淚,銀白的槍身發出冷光就像主人的雙眼冷酷的看著還在不知自己死期的人們
她向上鳴槍毒氣瞬間在第一層擴散,本來談笑風生的人們個個口吐白沫、兩眼發直,當人們發現時早已來不及了,十分鐘後長孫念找到門時下一秒,第二層的看見有人闖進來
(第二層:堂主)

他們用槍指著他,這時長孫念羽毛般跳起並丟煙霧彈,煙霧彈含有強大的蝕身毒藥,下一秒他們的雙手碰到煙霧開始潰爛、鮮血直流、深可見骨,就像一個身體腐爛的屍體卻還會動,被侵蝕的疼痛讓他們的聲音如同受盡練域刑法的靈魂,長孫念接著來到三層
(第三層、元老)
空的元老將要受到死神的邀約
長孫念推開門扉目入眼簾有五扇門各有不同的文字,有豺、狼、虎、豹、獅五個文字
長孫念推開豺之門,只見一名無袖上衣黑緊身褲的女子–東方豺燕
【豺之門】
一個銀色小刀後面連這細小鍊子,直向長孫念飛來,她抽出綁在大腿上的短劍擋下攻勢
這時五個一樣的小刀同時從五個方向飛來,長孫念用劍打斷她的小刀
下一秒東方豺燕的雙手被反綁在身後,長孫念拿出一個內部充滿鮮紅液體玻璃瓶然後灌入她的口中
『你是誰,為什麼有她的獨家藥劑』
『我不想殺你。。。。。』下文她聽不見了,白衣女子只見她過往的好友倒地不起
『豺燕我對不住你了,我.......不能不愛他』長孫念推開門的時候輕輕說的
【狼之門】
南門狼耶淡淡說道
『長孫念你來是要殺我的嗎?你發過誓不傷我一分一毫的』
『我強迫你喝還是你自己喝,南門狼耶~』長孫念靠在門上一支手平放胸口一隻撐住下巴一臉平靜的說
『念~我們一定要這樣嗎?你不能放過我嗎?』
『你說呢?我是什麼樣的人你知道,喝吧~』
南門狼耶輕笑後看著長孫念,那雙被淚水占滿的眼睛讓他知道是有人逼她的
狼耶心想:常俊賢!!!!
他緊閉雙眼喝下(醉夢之夜),靜靜的倒下只見長孫念絕望的微笑
長孫念推開下一扇門
【虎之門】
唐虎只見一名女子蒙著臉,一手拿著短劍一邊舞動不停的靠近,唐虎一邊拍手叫好一邊想拉美人入懷
可誰知道她是將唐虎推往地獄門扉的殺手,唐虎抱住她的腰一邊若有似無的撫摸,下一秒雙手被利刃砍斷,下一刀是手臂再一刀是雙腳,長孫念聽見淒厲的慘叫不但不同情還更毒辣一刀刀的刺向唐虎的身軀直到唐虎死亡
【豹之門】
皇甫雲豹只見一個白色的人影,下一秒一陣風就像龍捲風一樣緊緊圍繞著他但風就像是會砍人的一樣
『長孫念妳給我出來,喔~三年不見你膽子變小了』雲豹認出這是長孫念殺人的手法之一
『你還敢叫我的名字,我摯友~』
長孫念就他在開口時塞入一顆【重生黑影】,皇甫雲豹發現但這是重生黑影的能力
『沒想到你做的哪麼絕,重生黑影對人體的傷害是非常大的』皇甫雲豹躺在地上一臉慵懶地說道
『我恨你們當年所做的一切,恨你為了讓他變得無情竟然殺死狂王』長孫念一雙眼就像要噴火一樣
長孫念想起過去的種種、快樂、興奮、群架、第一次殺人的快感、背叛、絕望。
長孫念回頭對他說了一句話
『背叛我等的都終將生不如死』長孫念怨恨又傷悲推開獅之門
【獅之門】
司徒羽獅依舊平靜的看著長孫念說道
『小念~多年不見大哥還好嗎?』
『酒給你喝吧,我跟你沒有甚麼好說的』長孫念拿出一個小瓷瓶遞給羽獅說道
羽獅毫無疑慮的喝下瓷瓶中的酒-淚滴枷鎖,這時她渾身發燙就像是火焰在身上燃燒一樣讓她不顧形象的到地上打滾,伸手向長孫球就可她早已在一旁哈哈大笑一邊看著她痛苦的神情一邊說到
『你以為我不會對你下藥你真傻,我早已不是我了而你也不是你了,羽獅我恨啊、我恨你、我恨自己』斗大的淚珠就她的眼眶溜了出來
【他們為何是背叛者?】

創作者介紹

鸑兒雯雯的部落格

鸑兒雯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