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後一個月】
幽梅一個人坐在窗邊煩惱著
『今年的放風日又有多少人會逃走』
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人妻學院的人集體發情了
一個瘋子在校園裡散播發情催化劑,這時蝙蝠俠將那個瘋子扔給警察
「蝙...蝠俠...呼叫超人,我發情了」
幽梅發現全校陷入發情期於是她緊急向阿爾法學院求助而冰姬發布指令
(全體師生今日放假請盡快回家)
當葉山等人回到宿舍時妻子個個倒在地上散發著完全發情期的氣味
「葉山...你回來了,請不靠近我」八幡聽到開門聲急忙走到門口,看到葉山時本能的向後退了一步
「八幡,你發情了,不要怕八幡」葉山緊緊抱住他輕聲說道
隔壁又發出槍響想必又是錐生零開的,八幡聽到錐生零抵死反抗的聲音就在下一秒變成帶著哭腔的呻吟,他害怕的掙開葉山的懷抱就跑到房間將門反鎖
「八幡,你怎麼了開門啊~」葉山敲了敲門說道,八幡蹲房間的角落全身顫抖
這時八幡發現門被打開,葉山進來輕輕的握住他的手說到
「不要害怕,標記不可怕」
「可會疼的,我們現在還是學生,我不想有孩子」
下一秒八幡的發情現象越來越嚴重,八幡抱緊葉山貪婪的聞著他身上的氣味
「呵~八幡是你自己湊上來的,明天可別後悔」
【一個月後˙醫院】
「比企谷八幡,請到1號診間」冰冷的機器聲響起
「錐生零,請到3號診間」同樣的聲音響起
【一號診間‧八幡】
「八幡先生恭喜你懷孕了」醫生放下病歷後說到
「醫生,我不想要這孩子」八幡低著頭說
「如果你想打掉的話,請與孩子的父親一同在這人工流產同意書簽名」醫生推一下眼鏡拿出一個信封說道
【三號診間‧零】
「恭喜你懷孕了」
「我......」
「初為人母難免,來這是新手媽媽手冊」醫生以為他是嚇到了
【宿舍門口】
八幡與零回到宿舍時在樓下
葉山正和優美子愉快的談天八幡看到這幕,強烈的自卑感占據全身
『原來你愛的是她,八幡啊八幡你什麼時候對葉山有了期待,他根本就不愛你』
八幡轉身想逃時被葉山拉住了,八幡在要下意識的說人傷話時被葉山堵住了,這時他被葉山吻住然後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時
葉山輕輕的抱起八幡走向車子將八幡扔進車裡,八幡反應過來時車子早已開上高速公路
「葉山放我下去,喂~」
「閉嘴」
葉山頭也不回的說道,八幡害怕的看著他背影,直到他在郊外的高級社區門口前停下來,海老名剛好跟材木座買完東西回來, 八幡走下車時看到材木座他正高興的與海老名聊這下一個作品的創作理念,葉山在他耳邊說道
「你看他們多幸福,你不要想去破壞人家的家庭」
「誰會啊」八幡撥開他在肩上的手
「乖~你手上那是什麼,嗯~」
『完了,要被看到了』
葉山看了八幡手中信封中的內容,氣的瞪大眼睛然後將信封扔在地上
「你竟然想將我們的孩子打掉」
「我‧‧‧不想要有孩子,你不是也想離開我去跟三浦同學‧‧‧嗚~」八幡說到一半就被葉山吻住
「你在說這種話一次,我吻一次,直到你說不出話為止」葉山抓著八幡肩膀說道
八幡被葉山拉上樓然後目入眼簾是一個精緻公寓。
「八幡,喜歡嗎?」
「‧‧‧,還可以」
八幡面無表情的說道,葉山拉著八幡走到陽台然後單腳下跪拿出一只鑽戒。
「八幡我們畢業後就結婚吧,不是因為孩子也不是法律而是我愛你」
「你‧‧‧先起來吧」八幡將頭偏向一旁說道
「那你答應我的求婚好嗎?」葉山將戒指帶到八幡的手上說道
「‧‧‧好,我答應你」八幡沉靜了一下說道
葉山站起抱住八幡邊聞著八幡的氣味,這時八幡突然推開葉山走到客廳縮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就像是想把剛才尷尬丟到九霄雲外去。
「是的,‧‧‧下星期‧‧‧好的~明天見」葉山接到一通電話是學校的同學。
「八幡今天我們出去吃吧」葉山掛掉手機進來說道
「嗯~好」
【法國餐廳‧PN70:00】
「八幡我明天要去美國留學了,可能五年都不能回來了,我想帶你一起去」葉山點完餐深情的對八幡說道
「‧‧‧,你自己去吧,我不想影響你的課業,況且我有一年的人妻課程,加上我也不想一直跟強行標記我的人住在一起,希望我們可以分開一段時間,讓彼此可以慢慢習慣夫妻的感覺」八幡沉默了一下說出了一大段話,話裡包含他的疑惑、痛苦與不適應。
「那好吧,我知道了,我們吃飯吧」葉山暗暗嘆了 一口氣,溫柔的說道
葉山在用餐期間說著同學間的糗事與班上的笑話但吧只是靜靜的聽著,偶爾回個幾句話,葉山知道八幡不是不想理而是不知道要用什麼話回應他,葉山輕輕的在八幡的眉心印上一個吻讓氣氛無比甜蜜,一旁的服務生與客人被他們的氣氛影響,店裡瞬間被愛緊緊纏繞。
「葉山‧‧‧放開我,大家都在看」八幡臉紅的將葉山推開
「害羞了,沒想到八幡你還會臉紅啊,回家讓我吻個夠好嗎?娘子~」葉山輕笑了一聲,在八幡的耳邊說道
「吃完了我們回家吧,小姐,結帳」
【隼八家‧9:00】
回到家的葉山開始收拾行囊一邊看著八幡的動作,他收到一半從背後抱住八幡說道
「八幡,你要等我回來喔,我會給你一個完美的婚禮」
「‧‧‧,不用了。反正你不會回來了」
八幡掙開他的擁抱拉起一旁自己的行李跑了出去,葉山及時拉住八幡但被他甩開了
【公園‧錐生零、比企谷八幡】
「是你,比企谷」
「是你啊,錐生」
不處可去的八幡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煩惱著要去哪裡,錐生零為了躲玖蘭樞跑這裡
兩人互看了一眼後他們都明白,是在躲他們的阿爾法,錐生零一臉警惕看著四周
「我們離開這裡,去哪裡都行,要一起走嗎?」
八幡突然說了這句話然後拉著零攔了一輛計程車,拿著行李離開了這座城市。
 
創作者介紹

鸑兒雯雯的部落格

鸑兒雯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