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再遇

【五年後‧奇朵】

「吧吧,窩要吃點心」一個跟八幡七分像的孩子伊呀呀的說道

「好~等等給,零請幫我一下,客人要點什麼?」八幡輕輕拍拍他的頭

「一杯咖啡」一個金髮男子將菜單還給八幡

「黑咖啡」另一位男子放下菜單說道

「好的請稍等,請放手」八幡轉身要走被他拉住而下一秒八幡甩開他的手

【一月前‧葉山、玖蘭】

「玖蘭先生,你來是為何?」葉山經過五年的歷練顯得更加成熟,

「不為別的,是時候了,五年他們也自由夠了吧」

「說得也是,八幡那年跑了也不知我的孩子是否活的下來

「畢竟阿爾法不在身邊只40%的機率可讓腹中胎兒存活」

葉山與玖蘭兩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後輕歎一口。

「葉山先生、玖蘭先生,航班要到了請系好安全帶」

葉山與樞兩人下了飛機後就開始巡找八幡他們的下落,這時八幡他們正為孩子們準備入學用品,兩個孩子就他們的孩提模樣但幸運的是這兩個孩子是阿爾法

就在入學那天葉山他們就校門口堵他們,八幡看到葉山嚇得癱在地上而零拔腿就跑但被藍堂他們擋下來。

「零,還想跑去哪裡,把他架走」玖蘭樞站在他面前說道

「放開我,玖蘭樞我不回去,你們放開我....」零說道一半就被玖蘭樞打暈

「八幡走吧,跟我回去好嗎?」葉山向他伸出手說道

「不...不要、我不要」八幡一邊搖頭一邊說道因為他知道逃離自己的阿爾法都沒有好下場。

「好~你不想回去是嗎?哪麼我將我們的孩子帶走,你還是得來找我,你說是跟我回去還是孩子我帶走?」葉山知道八幡很在乎孩子於是半哄半威脅的說道

「我...回去,不要動我的孩子」八幡輕咬一下下唇然後說道

【玖蘭宅‧樞零】

「這裡是~」零動動手發現雙手被綁住了,身為殺手的他一臉警戒四周

「醒了~零想念這裡嗎?想起來了嗎?」玖蘭樞捏住他的下巴迫使零看向他

「玖蘭樞放開我,你...不~阿~住...手...嗚~」零不停扭動身軀想遠離樞的手直到零的腿被他掰開,樞一手撫弄零敏感帶一邊將一個跳蛋放入他後庭中。

「現在我們來玩我問你答,你說的答案我不滿意或你在說謊,我就會按下開關」

「玖蘭...啊~停下、快停下!!」零說到玖蘭這個姓氏,樞就按開關讓零放聲尖叫

「錯~叫我樞,零快叫啊~」樞將震動開道最大然後輕聲說道

「樞~樞~求...你,停啊~」零開始求饒了,樞將它關掉了但這時零的氣味慢慢的發散出來了零驚恐的看著眼前的人而那人一臉冷笑。

「零~我們開始玩吧~」樞搖了搖手中按鈕說道

接下來三小時裡前一小時是無情的拷問剩下兩小時就是毫不留情抽插。

「零想我嗎?這五年來都沒發情嗎?」樞親昵的在零的耳邊問道

「樞~我想你但我不敢再次相信你,嗚~不要射了,疼~」零輕聲的回道但腹脹感讓零忍不叫出聲來。

「快好再忍忍,零我好想你,我的零等等就好了」樞輕聲哄道,一邊摸著零頭一邊吸允他的後頸留下一個紅印

【十分鐘後‧飯廳】

「零~你不用幫他們煮吧」樞在椅子上看著在廚房忙碌的零說道

「樞,你可不可以...啊!停啊~」零帶有哭腔的求饒

「嗯~你說什麼,零~」樞按下按鈕,假意問道

「關掉它,啊~樞求求你...嗚~」零雙腳癱軟跪在地上

「好吧,我幫你拿出來但孩子要回來住」樞一邊說道一邊将他体内的跳蛋拿出

【隼八】

八幡到了葉山家時又想跑走但被擋下了

「八幡你想去哪裡啊」葉山雙手環胸問道

「我沒有,我想去上廁所」八幡回頭說到

「喔~我帶你去」葉山把八幡抱起說道

【房間‧隼八】

葉山抱著八幡走進房裡然後將門關上

「八幡,我好想你」葉山將頭埋在八幡的胸口說道

下一秒葉山將八幡丟到床上,八幡掙扎的想要起來但被葉山壓制

「你放開我, 葉山隼人!」八幡對葉山大吼一聲

「給我安分點,八幡我給你的自由已經夠多了,我明天會再來」

葉山說完後就將一只腳鐐銬在八幡的腳上,八幡無力的倒在床上眼角默默的流下一滴淚

「葉山,我求求你放過我」八幡拉住葉山的衣襟說道

「為什麼,當年你乖乖的跟我去美國今天我也不用用這手段了」葉山睜開八幡的手說道然後將八幡留在房裡

【學校‧放學】

「媽媽,我要喝果汁」一個孩子跑到一位粉髮女子面前

「好~好~你母親等下就要回來了,要乖點喔」

說完粉髮女子輕觸孩子的頭

「思戀、唯一,我先回家了」那孩子回頭對思戀、唯一說道

「葉山,你回國了,來接孩子嗎?」這時粉髮女子看到前面的人影說道

「恩~結衣你也是」葉山輕輕的微笑說道

「是啊,啊~小雪快回來了我要走了」結衣看了表後就抱起孩子走了

「思戀,你跟我回家吧」葉山蹲在思戀說道

「爸爸呢?叔叔你是我的父親嗎?」思戀看了葉山一眼又聞聞他的氣味說道

「‧‧‧你爸爸有提到我嗎?」山葉沉默了一下說道

思戀搖搖頭一副快哭的樣子,葉山向前抱住他說道

「我帶你去找爸爸好嗎?」

「好~」

「那你先帶我去你家好嗎?」

「嗯」

【八幡跟零的家】

葉山一開門就聞到八幡的氣味,下一秒葉山叫思戀去收拾東西並將八幡的衣物收拾乾淨,打電話給玖蘭樞叫他過來

三小時候八幡他們的房子就被清空了

【隼八】

八幡拿出手機打給錐生零但零被玖蘭樞關在房裡手機也被收走了

「完了、完了,我的發情期快到了」

這時結衣打電話來了,說下星期要開同學會可八幡急得快哭了請求結衣救自己

「你是怎麼了,你是被誰綁架了」結衣緊張問道

「是‧‧‧結衣沒事,八幡只是還不習慣在家裡‧‧‧」

葉山一回到家看在房裡的八幡正在講電話還說自己被關了就將手機拿走並說道

「思戀,你現在叔叔剛說的房間做功課,做完了就可以吃點心」葉山回頭對著思戀說道

「是的,父‧‧‧叔叔,先去做功課了」思戀本來要叫父親但想起了什麼立馬改口道

思戀走後葉山就對八幡吼道

「比企谷八幡!!為什麼一直想從我身邊逃開,說啊!!八幡我愛你,你不是也答應我求婚了,你手上的鑽戒一直帶著,不是一直在等我嗎?」

「不!我不愛你,我不要你,放我走,求求你」八幡退到一旁說道

「你休想,這是發情了,八幡我們來重溫一下吧,你沒有說不權力」

葉山說完後就吸允八幡的頸部撫弄他的胸膛,惹來八幡的陣陣呻吟

八幡手推開葉山但下一秒被葉山用手銬將八幡的手牢牢靠在床頭然後退去八幡與自己的衣物,用手指探了探八幡的後穴。

八幡被弄的很不舒服不停地想要逃開下一秒換上一個比手指更粗的物體。

「葉山‧‧‧住手,不要!!」當葉山擦入時八幡驚恐的大叫

「都不是第一次了,八幡我要開始了」葉山輕吻八幡的眉心說道

做完後葉山將一只黑色的肛塞放入八幡的體內

【樞零】

「零,唯一接回來了,零你怎麼了」樞牽著唯一進門時零剛好開房門

樞見零面色不對急忙放開唯一的手去扶住零快要倒下的身體

「媽媽他怎麼了,爸爸你說話啊」唯一拉拉樞的衣角說道,眼睛睜的大大看著零

「唯一你先回房一下,今天不是有功課嗎?」樞輕聲的安撫唯一然後將零抱回房中

【房間,樞零】

「零~你醒醒啊,唯一接回來了,好燙!」樞將零放到床上輕觸零的額頭發現零發燒了

「樞~我沒事,不要擔心了」十分鐘後零微微恢復意識輕撫樞的臉說道

「藍堂,過來看看零怎麼了」樞叫藍堂過來看看零的病情

「樞大人,零他是因為情事過猛所以‧‧‧導致,發燒與昏迷」藍堂做完檢查向後退一步說道

「零,對不起我‧‧‧」樞說到一半被零用食指制止

「‧‧‧不~當年我不該懷疑你跟優姬的,我不知道她是你妹妹,樞~不要啦會癢的」零沉默一下說道,樞聽完後故意騷他的癢,零出聲制止

「零~我就知道,你是最可愛的」樞輕輕地抱住零,在零的耳邊說道

「樞~我要睡了,你出去啦,‧‧‧唯一他回家了嗎?」零將頭埋在枕頭說道,這時零突然想起唯一是不是回到之前的公寓,伸手拉住樞問道

「唯一我接回來了,現在在房間做功課,好好休息,吃晚餐我會來叫你的」樞輕聲說道

「樞~謝謝你」

【房間外】

「爸爸,媽媽他怎麼樣了」唯一站在門口問道

「讓他睡一下吧,我想知道這幾年你媽媽他過得好不好」樞關上門抱起唯一說道

「媽媽說過你是一位大魔頭果然是真的,媽媽一碰到你就生病」唯一臉鼓鼓的說道

【隼八】

「小思,跟爸爸走吧」八幡抱住戀思說道

「爸爸,你是不是怕父親啊」思戀微微的歪頭說道

「什麼?父親?你叫他父親?他不是、不是你的父親」八幡緊緊抓住思戀的雙肩說道

「爸爸?你怎麼了,是不是因為父親打你了」思戀看著八幡的神情問道

「八幡,你怎麼了」葉山回到房間發現八幡跑道思戀的房間

「不要碰我的兒子,你走開,你‧‧‧走‧‧‧」八幡急忙抱住思戀向後退突然一陣暈眩,葉山急忙將孩子抱住放到地上然後抱起八幡走回房間

「巴巴、巴巴,你爭麼了,夫清~為神麼巴巴昏倒了」思戀著急拉住山葉一邊哭一邊說道

「思戀,父親要帶爸爸去看醫生,等下叫結衣阿姨來照顧你好嗎?」葉山輕聲的對思戀說道

思戀聽完輕輕的點點頭,只見葉山拿起電話打了通電話。

 

 

創作者介紹

鸑兒雯雯的部落格

鸑兒雯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