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

有一天司徒羽鶴從學校回來,開門後對空空蕩的家說道

「我回來了,唉~都還沒回來嗎?」羽鶴一如往常的關上門

司徒羽鶴是一個平凡的高中生,父親是位名律師、母親是位設計師、姐姐—熙雅是一名作家、妹妹是位偶像,平時他們都很少回家可今天他的生日。

「喂~姊你們今天要回來嗎?……嗯~我知道了,再見」他打了一通電話給他的姐姐可他姊姊說今天有事不回去了。

「嘻嘻嘻嘻嘻嘻~汝好像很孤單,要不要與我簽定一條契約啊?」

一個古怪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一個怪異的女人拿出一張紙與一支羽毛筆

「你是誰?跟你簽契約,什麼契約啊?」羽鶴好奇的問到

「吾是契約魔神—期願,所有疑難雜症都能如你所願,代價······

她坐在半空中翹二郎腿一手撐住下巴說道

羽鶴心想:就一次讓我任性一次,代價是什麼哪?

「好啊~」

「你要什麼?」

「我要家人每一年回來陪我過生日」

希巴一臉正經的將契約與筆放在他手上,當羽鶴簽下這契約時他的父母與姊姊、妹妹都回來了,希巴在耳邊說道

「吾完成了答應汝之事,現在換汝了」

今天是他有記憶以來最開心的一天,父母的溫柔、姊姊的笑容、妹妹的調皮。

【第二天】

羽鶴從床上醒來他姊姊正坐在床邊一個人默默抹去淚水,羽鶴伸手碰觸她的臉龐

「羽鶴明天你就要去……皇宮作妃嬪,姊姊帶你去國外好不好」他姊姊拉住他的手說道

這時群人來到他房門口,熙雅將門狠狠關上抱起羽鶴跳出窗外可外面一群人

「小姐請你不要做傻事,王妃早已與玉柏大人互許終身了」

熙雅抱著羽鶴痛哭,熙雅第一次像孩子一樣任性不依不饒的緊抱羽鶴說

「不要不要,我不能讓你帶走羽鶴的」

「噯~打給喬德將軍,叫他帶將軍夫人回家」

丞相拿起電話打給喬德將軍,喬德一接起電話聽到自家夫人在鬧事不經扶額

【一分鐘後】

「熙雅回家了,夫人我帶她回去了」喬德拉起熙雅向她揮了一個巴掌,下一秒被熙雅被擋下

「你放手我要保護我的弟弟,你要我回到將軍府你就把我打倒」熙雅一臉決意的說道

羽鶴這時站起插在他們中間張開雙臂本來要開打的兩人竟而平靜下來

「姊你回去吧,我知道你是想保護我可一個歐米茄遲早是要嫁的」羽鶴一臉絕望的說道

『真沒想代價如此大,我明天就要嫁了還嫁給我最厭惡的玉柏』

「不要、我不要,我一直知道你不是最不喜歡玉柏又怎麼會要嫁給他」

熙雅被喬德拉走時一邊掙扎一邊說到可羽鶴早已被帶進房間了,熙雅就這樣帶回家中,喬德為了要帶走她,竟然用一個手刀打上熙雅的後頸

【房間‧羽鶴與玉柏】

羽鶴真沒想到一回房司馬玉柏就在他的房內,阿爾法的氣味充斥整個房間

「羽鶴我真高興,昨晚你打給我說你答應我的求婚,來~讓我親一個」玉柏抱住他說道

「請你自重,我明天才是你的妻子,我還有其他事要準備」羽鶴推開他說道

『我就受不了這著樣,一下抱他一下抱她的,才抱了他人這雙手又抱著我』

「父親說了我今天要陪你跑行程,放棄吧中午前你是不逃了的」玉柏拉住他的手說到

羽鶴甩開他的手一臉厭惡的看著他,這動作激怒了玉柏下一秒他被強行拉上床同時保全、女傭、裁縫師全部走了出去,這時羽鶴害怕得全身顫抖玉柏看著他的神態冷笑到

「羽鶴你現在才知道害怕,放心我不會你對標記不過我還是要你教訓」

玉柏拿出一個項圈放在他的頸部上,羽鶴發現時他已經被帶出門了

模擬完明天婚禮行程後已就是中午,玉柏中午後就不見了但項圈還拿不下來

『明天我就嫁人了,希巴你出來想我毀約了』

「汝要是毀約就是害吾要毀去另一個契約」希巴一臉為難的說道

「要如何才能解除契約」羽鶴驚訝的睜大雙眼說到,雙手拉住希巴她又消失了

創作者介紹

鸑兒雯雯的部落格

鸑兒雯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