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

羽鶴換上新娘服坐上馬車而玉柏摟住他的腰

「你今天真美,我握住你手只想與你到天長地久」玉柏深情望著他說道

『羽鶴就算你不愛我也好、恨我也好,你終於是我一個人了』

「兩位少年新婚愉快,羽鶴還想毀約嗎?」希巴突然出現對他們說道

「羽鶴你休想,我等等就標記你,你給我等著,希巴你不要再出現了」

「汝的代價是第一個孩子要給吾,做吾的徒兒」希巴消失前說道

【教堂】

熙雅坐在第一排看著自己的弟弟與他最厭惡的人,要不是他被喬德緊緊箍住她早就將羽鶴帶走畢竟只有喬德可以打過她。

「熙雅,不要鬧,我知道你很氣但你已不是過去的蛟龍將軍,是我喬德-紅川將軍的夫人還是我孩子的母親,安分點,乖~」喬德小聲的對熙雅說道

「要不是你,我還是一個將軍!」熙雅一氣之下用力了往喬德肚子打下去說道

當儀式結束後羽鶴被玉柏拉進房裡。

【房中】

玉柏將羽鶴推到床上,羽鶴不停的掙扎、不停的大叫。

「救命啊!姊姊救救我啊!玉柏放開我!!」

「不!我要讓你一輩子都離不開我」玉柏壓住羽鶴雙手說道。

玉柏咬破羽鶴肩上的歐米茄線體,羽鶴驚恐的睜大雙眼然後任由玉柏撫弄自己的身體。

玉柏將結放入羽鶴的體內,羽鶴無助地掉下淚。

完事後玉柏將羽鶴輕擁在懷而羽鶴一直不停地輕啜泣直到累了然後昏睡過去。

【結局】

玉柏將自己第一個孩子十歲時送去當希巴那裡徒弟。

羽鶴被關在深宮一輩子。

【完】

創作者介紹

鸑兒雯雯的部落格

鸑兒雯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