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照顧
【十分鐘後】
「結衣阿姨,我爸爸他昏倒了」思戀一看到結衣就抱住她說道
「思戀,你爸爸他因為生病了,明天就會好了,乖乖先去房間睡覺覺好嗎?」
結衣將思戀哄回房間,過了十分鐘後葉山回來了並帶著一堆醫療器材
「八幡要住院一天,結衣謝謝你,思戀呢?」葉山指揮工人將器材放進八幡的房間並說道
「睡了,對了跟八幡說一下我們下星期有同學會叫他一定要來」
【下星期‧黑子家】
「嗨~你們來了」黑子開了門說道而大家都被嚇到
「黑子拜託你不要嚇人」大家齊聲道
「八幡,好久不見了,昨晚很累吧」黑子看著八幡的頸部說道
「嗯哼~」八幡尷尬的輕咳一聲
「哲也你們在門口做什麼,快進來啊」赤司見黑子他們遲遲不進來於是問道
「赤司君你回來了?」黑子看向在後方的赤司說道
「各位請進吧,哲也等下還會有人來,我叫了外賣」赤司走到黑子身邊拉著他的手說道,後半句小聲的對黑子耳邊說道
【西廳】
「八幡,好久不見了,你沒事吧」零坐在沙發上問道
「沒事,你呢?」八幡輕聲說道
「喂~你們不要坐在角落,跟大家聊聊吧」結衣拉住八幡跟零的手說道
「對了八幡君、零君你們這五年來你們是怎麼過的,我們大部分是去外國陪自己丈夫,你們是?」黑子抱著黑子二號說道
「這~我們‧‧‧」八幡被大家的眼神逼得無意間說出一句話但話剛說出口有人打斷了。
「零,你也在啊,我是赤司君邀來的」樞帶著一絲壞笑說道
「哲,我們來打擾了,笨蛋神你怎麼也在啊」
青峰一邊對黑子打招呼一邊走向火神說道
「我就不能來嗎?渾蛋峰」火神站起來說道
葉山站在門邊看到八幡的神色有點慌張感到一絲有趣。
「八幡想我了嗎?」葉山走進抱住八幡說道
八幡被葉山抱住時全身不停顫抖,葉山的眼中流出一絲的悲傷。
『就那麼害怕我嗎?』
「八幡等下,我下樓帶你回家,乖~」葉山放開八幡然後揉揉八幡的頭髮說道。
八幡只是默默的點點頭,零只是坐在沙發上喝茶。
【書房】
樞坐在沙發上嘴角勾起一絲微笑,葉山則喝著剛送來的咖啡。
「樞你們的妻子找到了」赤司靠在書桌上一臉戲謔地說道。
「是啊但八幡一直想逃走,依國家規定歐米茄一旦被標記一生都不能任意離去或逃亡,我現在是讓一些保鑣看著他」葉山喝了一口咖啡說道。
「零倒是安分多了,他也知道再逃的話我一輩子將他關在家中不許他再出來了」樞一派輕鬆笑道。
這時一陣敲門聲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赤司君,外賣到了」黑子推開門說道。
「好~我們先下去吃飯,事情下次探討」赤司走到門口摟住黑子的腰然後回頭對他們說道。
【飯廳】
「八幡,多吃點~」葉山夾了一些菜對八幡說道。
八幡一口都不吃只是一味的閃避葉山,這讓葉山又氣又好笑。
「八幡~啊~」葉山將食物遞到八幡的嘴邊。
八幡將頭撇開,這個舉動惹怒了葉山然後八幡就被拉起坐到了葉山懷中。
「不要,放開我,葉山不要碰我」八幡被抱起時不斷的掙扎一邊害怕的說道。
「八幡,不怕~我不會再傷害你了」葉山深情的望向八幡雙眼。
八幡停下他不斷扭動的身體,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葉山,在他的眼中是滿滿的歉意但藏著一絲虧欠。
八幡用力的掙開他的手,跪在地上一臉驚恐但回頭看到憂心的葉山
這時看著葉山的雙眼,記憶回到逃走前。
【五年前】
這時八幡收到一封信,是葉山的信因為好奇心八幡偷偷的打開了它。
是優美子寄來的,裡面的文字既煽情又曖昧最後留下一個唇印,八幡看完信後癱坐在沙發下,臉上浮出了自嘲的笑容
『原來葉山說的愛我只是因為我是他的配對者,我妄想他會愛我一輩子』
葉山今天因為學業的關係要晚點回家,八幡一個人在家胡思亂想這時葉山忘在家的手機又傳來優美子與葉山的親密照。
「我不要,我要在葉山完全標記我前逃走」八幡偷偷的看了葉山的手機上的照片,喃喃道。
一個小時後葉山回來了,今天八幡從醫院回來就想何時要逃走一邊收著行李。
這時葉山看到八幡在整理行李以為他是要與自己一同前去國外進修。
『原來八幡已經準備好要跟我一同去國外同住了』
但他不知道這是八幡要逃走前的準備,葉山走到八幡的背後輕拍他的肩。
今天一切就像在做夢但葉山沒想到的是八幡會逃離的無影無蹤直到五年後。
【小劇場】
鸑:要到回憶篇了
記者:為什麼現在才更新
鸑:因為我懶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鸑兒雯雯 的頭像
鸑兒雯雯

鸑兒雯雯的工作室

鸑兒雯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